一个л紫╣衣的女孩,从茂盛的土地上走远。

月光落入薰衣草紫蓝的花朵里,像沉睡的婴儿,纯真、寂静,Ⅻ一如轻轻吹送的芳香≡,自然、神往。

我知道,薰衣草※很美,已经不止一次向土地吐出一生的艳丽。

是那么的妖娆、清纯呀,娉婷的风姿,展露出内心的恬适与宁静。

人类的&过往和去向,像薰衣草一样,灿烂和馨香后,Й没有谁◥能改变,无论渺小和伟大。

那些薰衣草叶看起来似乎都相同,其Б实没有一片相同的绿叶。

并非不能表述,并非不能慢慢表述,只怕忽来的微风碰碎一个季节的意境。

因为薰衣草奇醇无比,≠总用一腔幽←香,不断地截获我的目光。

小小的花,在相思中保持┚下来的美丽,让人感到切肤的疼痛。

即使有风的时候,我只看到Ⅰ了花朵和花粉的嬗递,而刚刚▷醒来的广阔乡野的风我是看不见的。

世上本来有许多〖的事情是看不清的,也说不清的З,就像有ⓞ时阳光和水会伤κ害生命,季节会伤害花朵一样。

而永动◢的女人,拖着¤长蔓,和着风。

如๑五千年的爱情,被古典的斜阳轻轻捉住,那些朦胧的霓彩,像一条暗藏底部的奔涌的河流,▶迅速抵达波光潋滟的瞳眸。

从此,我开始辩认花木、星星和带露的眼睛。

人非草木。薰衣草,一路跋涉,一路为身后的曲折默哀,又注定要为前方的迷茫殉葬。刚▇█逃离自己,又披上自己的影子。

如同远方的人要走;身边的人要回。

坦荡的薰衣草,没有隐私。总将自己的美丽与情感、结果与过程、成功与未遂,都展露在众目睽暌之下。

如果用爱兑现未来,如果把情真的化入骨,能够和风一样摸摸花瓣,和露水一样有资格挂满你的脸庞,那该多好。

并在泪雨霏霏的日子里,让瘦瘦д向的水,开始丰满与多情起来。

阳光已在万物内部,让爱的河流涌动,全然不顾薰衣草的喜怒哀愁,和花∑的内涵及外延。

那些紫→花Ω绿叶,在风的旋律里翩翩起舞,一不小心,有几瓣滑进怀里,微小的力量,叩开了谁的梦境?

无论冬、夏会多么长,你的春天总在近处。

只要Ё种植了薰衣草,它就永远在心里,生长和茂盛。

紫色的小骨朵在均匀地开口,一缕又一缕∏的香味儿纵横于我的每一条血脉里。

有一天,我还听见一只蝶对蜜蜂说:我的尸体要比你的花粉还甜。

可惜,我的翅膀很小,小得驮◥不动一朵紫瓣,也载不动一只蝶的命。

其实,一些若即若离的紫影也在我的眼前不愿久久地停留。

也许,蝶羽,已插满┌了阳光的箭矢了,比我的$心飞的更快更远…&╱╲hellip;

今天要消失,明天还要消失。那些过往的青春,沧桑的¤红颜⊙,让风儿的尖叫传递着,掠۞过生命的旷野,仍无法逆转光阴。

阳光铺开倾斜的影子,脚步渐远,贴近天边的云彩。昨夜莺鸣,轻弹耳畔√的啁啾。

我喜欢阳光,蟋蟋蟀蟀地让每一个梦醒时,就把思念分成两份,挂在梦的这头和那头,像一株开得过于浓重的薰衣草。

太阳每天都要为黑夜送行。

通过它,我看见了月亮的一部分背б影,以及那些一闪而逝的表情。

而剩下一朵紫花,仍立在那里,安静地倾听当时的心语;还留一条爱河,水面浓浓的倩影,♀荡漾着当时的思绪……

谁也拾不起自己的脚印。我想到一朵花的枯萎,一个人渐渐老去。

当我们老了,′△面对夕阳衔山,就从记忆里找出×一些颜色,尽可能布置好一个好的黄昏。

那时,我还会想到相爱⿴的人¥在月下走远,清冷й的月光∽拖◐着长长的影子。

唯此,在今世的薰衣草垂萎之前,我会认认真真去接ж近一轮真实的太阳。